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啪!啪!”清脆的鼓掌声在此突兀的响起。

    元皓转头看了梅罗纹加一眼,却见梅罗纹加赞许的朝自己点了点头,脸上有些许认可和一些兴趣。

    “能以非救世主自身,而拥有比拟救世主的能力。你果然非常……”梅罗纹加轻笑着站起身来,周身慵懒的气度为之一变。

    一股与元皓相类似的斗志燃起,他的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他站起身,俯视元皓:“不得不说,你在玩一场很危险的游戏。”

    “危险么?或许有些,不过并不致命……至少我认为是这样。”元皓淡淡的笑了,同样也从座位上站起,认真的与梅罗纹加对视:“对于你我这样层次来说,只要不是致命的伤,都是瞬息可以恢复的。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能玩点激动人心的东西呢。至少我认为,我有资格玩这个游戏。”

    “是吗?”梅罗纹加深深地看了元皓一眼,然后说道:“跟我来!”

    看着转身而去的梅罗纹加,元皓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跟上。他知道,梅罗纹加已经允诺了和自己交手的请求,接下来自己就将和这个矩阵的最强者之一进行交战。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无论他能否从这一战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现在都不能退缩了。

    这也是他自己的选择。穿过一扇又一扇大门,两人大步行走在现代都市的风格中,但是当其中一扇自动打开时,仿佛时空转换一般,中世纪的古典气息扑面而来,元皓微微挑眉——在他眼中原本奇异的代码突然为之一变,瞬间转变成了另外一种模样。

    矩阵里的一切都是由代码进行定义的,而当代码的编写模样完全变成另外一个样子的时候,这也说明你已经抵达了另外一个区域之中。

    “这就是咫尺天涯空间转变了吧。话说,我们离纽约有多远了?”元皓跟在梅罗纹加的身后,像是感慨的叹息了一声,旋即开口询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等下我会告诉你,但现在……还请你跟上。”梅罗纹加的声音在前头悠悠的响起:“没想到,你已经开始感受到空间的力量了。这让我再一次对你感到惊讶。我以为我能够看透你,但你却一次又一次刷新了我对你的看法。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只是感兴趣么?”元皓嘴角微微一抽,读懂了梅罗纹加的言下之意:“你认为我还不是你的对手?”

    梅罗纹加理所当然地点头:“这是事实。”

    元皓嘿嘿的冷笑起来:“既然这样,如此强大的你,怎么六百年都蜷缩在自己的城堡里孤芳自赏?别告诉我,你在玩高手寂寞那套。”

    梅罗纹加罕见地沉默了。

    在沉默的压抑中,两人又走了一会儿。

    终于,在跨过一扇雕琢精美的橡木门,眼前的景象突然变得开阔而辽远,转眼间两人已经来到了群山之中的一处高台上。

    这是位于城市边际的高台,放眼向群山深处望去,远处高拔险峻的山峰层峦叠嶂,一直延伸到天际,让人心胸为之一畅。而朝着城市的方向,高高在上的位置,将城市的一角收入眼帘。从这里往下张望,所有的高楼大厦,街道楼房都成了蚂蚁大小的黑点,令人颇有万物皆蝼蚁的感觉。

    来到此处,梅罗纹加停住了脚步:“元皓先生,一直以来,我的眼中只有利益。因为在我看来,信仰太过渺茫,理想太过遥远,责任则太过沉重,只有利益是实实在在的,令人欢喜。我喜欢利益,喜欢一切能够给我带来利益的人。直到你的出现。”

    “哈?那我该感到荣幸么?”元皓的眉头轻轻一挑暗带,嘲讽的说道。

    梅罗纹加下巴微扬:“不用客气。”

    “呵!”听梅罗纹加如此不要脸说法,元皓也是无语了。

    稍稍的顿了顿,元皓听梅罗纹加继续开口说道:“孤芳自赏?曾经于自己的世界中?呵呵,不是我不想改变,而是我无能为力。事实上,如果你在数百年里看过那么多次人类的劫数,就像轮回一样拼命挣扎却无论如何也反抗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命运的到来。

    你就会明白冥冥之中自有天定。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常量只有一个,永恒只有一种,唯一不变的真实就是因果关系:行动,反应,原因,结果。曾经我以为自己能够改变这一切,但最终,我终究什么也做不到。”

    “所以,你认命了?选择回到矩阵,进入万物之源,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中?当着自己的上帝,就像路西法。永远守着空虚过下去,这种空虚让你厌恶,也让别人更加厌恶你。”元皓快语连珠。

    “闭嘴!”内心深处最敏感的地方被元皓刺着,让梅罗纹加心中无名怒火腾起,他忽然激动起来,随手朝元皓那边一挥。

    一掌击出,劲力狂涌,距离他几米外的元皓就这样诡异地被击飞了。

    虽说没受什么伤害,元皓在凌空一个翻身落在了地上,可他的脸色却不是太好,在这一击中他又感受到了那股不容拒绝的世界之力。

    这种力量,让他几乎只能生生的接受这一击。

    “是了……这座大山也是大所控制的小世界中的一部分,是他的领域,在这里他具有绝对的优势。”元皓很快明白了这一点。

    情况似乎前所未有的危急起来,不过对于这样的危急,元皓没有半点害怕,反而有些兴奋。当下,他在梅罗纹加十几米外的地方热切的盯着梅罗纹加的脸,感受着其内心之中波动,却是步步紧逼的邀请道:“就这样愤怒了吗?呵呵,是因为我让你看到了那个一直不敢面对的自己么?既然这样,那里就拿出你的力量吧。让我看看,你的心,你的力量究竟是否还和当初的一样。”

    “你真的是在玩火啊!”已经转过身来的梅罗纹加淡淡的说道。此时,他的脸上不喜不悲,原本一直存在的优雅淡然再也看不到半分。

    一股难以形容的强大气场凝聚而起,云停岳峙恍如神灵降世,直让人不由自主的两股战战,内心发寒。如果说刚才之前的梅罗纹加是高贵和优雅的化身的话,那么从这一刻开始,他就变成了到那个曾经纵横于现实世界和矩阵世界,举世无敌,视千军万马为无物的第一强者。

    “嗡!嗡嗡……”沉闷的颠音响起,两人脚下坚固的岩石平台开始微微颤抖,好像不堪承受来自梅罗纹加的威压一般。

    此时的梅罗纹加仅仅是那里站着,已经给元皓带来极为强烈的危险预感。“这会是我所遇见过的最强敌人。”元皓心底暗自嘀咕着。一瞬间,一股幽冷的寒意落在自己的身上,元皓微微一个激灵,对上了梅罗纹加那不含任何感情的双眼。

    这双眼睛,眼前是看着自己,但元皓却有种感觉,这双眼睛的主人已经看穿了自己,看穿了群山,甚至看穿了一切。这个世界的一切角落,所有奥秘,都在这双眼睛中无所遁形。

    “好可怕的眼睛!”元皓心中暗凛。

    他正自提高警惕,预防梅罗纹加的突然袭击,却听那梅罗纹加喃喃自语的声音传来:“既然你质疑这一切,那就用实力来证明。希望你的力量能超脱因果的束缚!否则的话,你就去死吧!”

    话音方落,他眼睛微微的一凝,一股无形的巨力如巨浪排空,伴随着阵阵宛如夏日闷雷般的声响,迅速而沉稳的向元皓平推过去。

    “这……这是念动力?”元皓心中微微一突。进入矩阵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程序能够使用这一招。他原本还以为念动力什么的是自己专属的技能,至少在这个世界上是这样,但眼下梅罗纹加所展现冲出来的波动无疑直白的告诉他:“你想得太多了。”

    “没想到你也会啊!既然这样……”面对排空击来的空气巨浪,元皓却是不闪不避的感应了一下,似乎在进行某种评估。而后才偏头看向空气中的某个点。

    念力汇聚,化为尖椎,轻轻往虚空中的某个点一戳!

    “啪!”那股江河决堤一般的滔天气浪便仿佛是被刺破了的气球一样,在元皓的身前轰然炸开,化作一股股猛烈的劲风。这劲风,推动元皓的身形飘然身退,其力量除了让元皓的身上的衣服更加紧致的贴身之外,并没有对元皓造成丝毫的伤害。

    “咦!”元皓如此应对让梅罗纹加惊讶出声来。

    他攻得猛烈,元皓却应对得精妙,而且还使用和他一样的手段这让他更加看高了元皓几许。

    “不错嘛!”梅罗纹加赞许一声,嘴角牵动,带出一丝笑意。但这样的笑意转瞬即逝,快得让人疑惑自己眼中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微笑过后,他的眼神却依然冷峻威严,宛如神灵一般,宣示着赫赫声威:“但这还远远不够啊!”

    话音一落,回响尤在,元皓便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眼前猛地消失了梅罗纹加的身影。

    “怎么回事?他连动都没有动,居然就这样……”元皓微微一愣,心中还没琢磨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便看到梅罗纹加换了一个姿势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宛如鬼神一般。

    “这样的出现方式……难道是瞬移?”想道自己方才所看到的那只存在于恍惚之间的编码变化,心中顿时有了猜测。

    不过,这样的猜测已经是后知后觉了,但见冲到自己面前的梅罗纹加肩不动、腰不弯,就一拳重重捣在了元皓腹部。那恍如闪电般的攻击快得连元皓远强于常人的动态视觉也完全捕捉不到。

    “嘭!”

    如雷的轰鸣声中,元皓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从肌肉到骨骼,再到五脏六腑,都在这一击之下寸寸崩裂,强大的力量压迫自己的胸前,让自己肺里的空气从嘴里挤压出来,那种沉闷的感觉,令人心悸无比。

    “好重的一拳!”元皓感觉到了痛苦。

    然而还不等他将自己的痛楚化为言语呼喊出声来,沉重的第二击接踵而至。

    “喷!”

    一拳记勾拳,重重地轰击在元皓的下巴上,将元皓的身体高高的击飞上天出去。正想呼喊的元皓,在这一击下差点没自己的舌头咬断,将要出口的鲜血和声音一起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硬生生地压迫回了肚子里。

    “靠……我颌骨绝对给他打裂了。”巨大力量加诸于自己的身上,令自己的身体不能自已的上飞,元皓只觉得自己的下巴已经完全麻木了。在剧烈的疼痛中,他迅速评估着自己所承受的伤害。

    只是还不等他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梅罗纹加的追击由来了。

    他十分诡异的闪现在元皓的上方,双手互扣,高高举起,然后以万钧之力猛地锤到了元皓腹部,再次给予自己第一次挥拳命中的地方以重击。

    就像是被排球手挥动以扣球之势猛击排球一样,元皓向上的身形在这一刻以更快的速度下坠,从空中狠狠地砸进了地上。坚硬无比的大理石平台好像一下子脆弱无比,激起的尘埃和碎石顿时弥漫了整个观景台。

    在山风的吹拂下,尘土很快散去,原本由坚硬的大理石砌成的观景台已经被破坏了将近一半,元皓坠落的地方变成了一个人形大坑。被巨大的下坠力崩裂的豁口像是蛛网一般向外延伸,而人形大坑则被随之落下的大量碎石掩埋起来,最后形成了宛如坟头一般的小包。

    再次幻化后无声无息地落在地上的梅罗纹加,面无表情地看着正在四处飞扬的尘土和碎石说道:“你的能力只有这点吗?这太让我失望了。我本以为还能稍稍尽点兴的,却不想……”

    “不想什么?”一个不屈的声音反问。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那小包所在的一处地方,突然有一点向下凹陷了些许,旋即便“蓬”地一声爆起如烟花一般激射上空的碎石。在这些碎石乱飞的雨点之中,一个身影从被掩埋的坑中破土而出,几乎悄无声息地落到了梅罗纹加对面。

    此刻,梅罗纹加眼睛也不眨一下,很是平淡的朝元皓点了点头:“这才对嘛,如果连一个回合都撑不过去,你也没有资格让我破例出手。”

    “哈……那我该感到自豪咯!”元皓吐掉嘴里的沙石,脸上满是不甘,“你还真是高傲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