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武者对自己所能感应到的气机都是十分相信的。

    世间或许还有伪装气机迷惑敌人的功法,但能够做到这一点,并在元皓这等高手面前完成伪装的人似乎还没有出现。所以元皓感受到了滔天的邪恶、狂暴、狰狞的剑意,便确定了那个方向还有敌人存在。

    “敌人?会是谁呢?那个方向,是杭州营么?”元皓感应着气机出现的方向往东望去,却见一个打着红旗的营头已经往那边冲了过去。

    追剿已经开始了,元皓麾下的霹雳士们以营为单位向那些溃败的绿林豪强发动冲击。虽然两只脚肯定是跑不过四支腿的,但是在如许混乱的战场上,还有很多人逃不掉,这些人就是霹雳士们的目标。至

    于那些见机得快,运气好,早已拨转了马头走出了一段距离的家伙,自有另外的人来对付他们——为了彻底清剿这些绿林反对者,元皓特地从南边的主基地调集了三百辆机动车和三千手持米尼机枪的终结者作为围剿追击的主力。

    想想看在《终结者》电影里州长拿着米尼极强横扫数百警察的沉稳与张狂吧!

    虽然风云世界是一个高武世界,但元皓相信让三千州长乘着三百架皮卡,拿了六百挺米尼机枪应该能够将这些个本身就惶惶如丧家之犬的零散好汉教训一番。毕竟那可是每分钟射速高达五六千发的六管米尼冈啊!

    追击的事情并不需要元皓操心,倒是东面的那股剑意却让元皓有些胆战心惊的感觉,在沉默的了一会之后,元皓决定亲自去那边看看。他将军队交给自己手下指挥,让他们按照最初的计划行事,又让文丑丑总领全局之后,纵起身法直接朝剑意兴起的方向掠去。

    这一刻他也激起了自己身上武道真意,遥遥向对面进行一种呼应。他知道来到这片战场边缘的剑客不是好人,所以他首先表现出自己的强大,希望对方能够有所顾忌,不对自己的手下动手。

    王对王,将对将,兵对兵,如果不是有特别的必要,江湖上的高手大体还是会自持身份,不理会那些小人物的,只要那些小人物没有得罪他们,或者他们身上没有那些高手想要获得的东西,否则……

    “应该会没事吧。”元皓这样想着。

    但他终究是失望了,因为他感到地头的时候,映入他眼帘却是令他睚眦欲裂的一幕。

    鲜血染红的大地,将这一番泥土都浸泡得有些泥泞了。血迹成扇面,从一点向外扩张,泼洒城一副凄惨的画卷。

    在这副画卷之上无数人体的零件散乱的分布着,元皓睁眼望去,已然无法分辨这些零件的主人究竟是谁,这里又究竟死了多少人。因为这些零碎实在太小,太过杂乱了。

    “你……你也太残忍了!”看到了对方,见识到了对方的邪恶和残忍,元皓脚步在离对方还有十丈左右的地方放缓了些许,嗅着空气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元皓的脸一下子冰冷起来,他寒声眯起了眼睛。

    “谁让他们不随我的意……我只是想看看他们手中的铁棍而已!小小的一根铁棍竟然能发挥这样的威力,这着实难得啊。”对面那人笑着,须发飞扬的脸上带着一股狂傲的豪气。

    这股豪气是霸道,是惨烈,也是阴冷,狂暴。

    这是一个中年人,年岁在五十上下,身着一袭看着有些别扭的袍服。虽然他身上袍服的面料和针脚还算是华贵,但袍服的样式却总有点似是而非的诡异。

    他是一名武者,挥发而出的武道真意也充满了剑者的凛冽,但来到他更强元皓却发现他并非简单的剑客,因为在他腰际的左边正挂着一把锋刃狭长的弯刀。

    “这也就是说他也是会用刀的……”元皓看了他一眼,心中一想却是明白了他的身份。

    风云世界里用剑的名人不少,用刀的名人也很多,可是刀剑其使,又带着如此张狂邪恶气息的人就只有一个——破军,武林神话无名的师兄,剑宗掌门剑慧的儿子,与无名有很深的恩怨纠葛。

    破军视无名为毕生死敌,他兹念兹念的便是击败无名,拿到万剑归宗的秘籍,为此他更是不择手段,不但毒杀了无名的妻子,还投靠的倭人,从倭国无神绝宫的绝无神处获得更强的武学——杀破狼。

    “……只是这些年破军都没有出现在中原武林,似乎在修习他的杀破狼。如今,他出现在这里,莫非他的杀破狼已然大成了。”想到这里元皓不由得心中一惊。

    当然,他惊讶的并不是破军的出现,而是破军出现所代表的含义:

    “破军都来了,我记得他是作为绝无神入侵中原的先锋存在的。他出现在这里,那岂不是说明绝无神也很快会来中原了?

    唔,看来我当初想着等自家的战舰建好就杀上倭国的计划是有些不现实了。唉,时间还是太少了啊。”元皓对此有些叹息。

    旋即看向破军的目光便充满了敌意。别说破军眼下刚刚残杀了自己麾下的战士,就算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平和的出现在这里,可只要元皓认出他来,那元皓便必杀他。因为他投靠了倭人,算得上是一个汉奸了。

    而汉奸,那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思及于此,元皓便做好的动手的准备。而他这边敌意一表露,那边的破军便在气机牵引之下感受到了。

    “小子!你要为这些渣渣出头和我动手么?”破军那阴冷中带着狂意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死死的盯住元皓。

    “哼,你口中的渣渣可是我的手下!”元皓冷哼一声,怒气勃发的应道。

    “那又怎么样?不过是一些连点拳脚都不会的垃圾而已。那铁棍虽然精巧,看起来也有几分威力,但终究是外物,不为我辈所取!你就依靠着这样的力量,看来你的本事也不怎么样。”破军对此不屑一顾。

    “不怎么样?哼,我拿下你却是够了。”元皓说着手中毫光一闪,一把样式古朴的长剑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拿下我?哈哈……”那人听闻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大声的狂笑起来:“我久不历中土,却不想现在的后辈小子竟然变得如此狂妄!”

    说到这里,破军的话语声突然转厉,语气也在陡然间变得凶狠起来:“对我不客气的人,那些混蛋我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