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不能白白挨打,见她要走,拉住她的手臂拖着她不准她离开,扭头命令那几个学姐:“谁敢走我就打断她的腿!”

    她们灰溜溜地回来了。

    林准易问:“谁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领头的学姐拿出电话,说:“你自己看吧。听说你是她的男朋友,希望你不觉得愤怒。”

    繁星强调:“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好了,”林准易说:“情况特殊,先不要忙着生我的气。”接着看了一眼聊天记录,说:“是假的。”

    “这就是你女朋友的号码。”学姐说:“她刚刚自己承认了。”

    “那是你刚刚才改的。”他看着学姐说:“我现在没有工具,这样,要么你们几个跟我到设备室去,要么,你们就在这里主动交代。”

    几个学姐互相看了看,又看看林准易,小声地交头接耳起来。他是学校的红人,不认识他的并不多,他格外喜欢搞机械、电子、网络通讯这一类,还获了奖,这也是很知名的事。

    她们很快便把男朋友被勾搭的学姐推了出来,她说:“既然你说不是她,那我就相信你好了,我没有时间跟你去检查。”

    林准易说:“那就给她道歉。”

    学姐说:“对不起。”

    “我是说跪下道歉。”林准易强调:“或者你们喜欢我报警处理,她是未成年人。”

    原来他还记得她是未成年人。繁星心里觉得讽刺。

    “这太过分了!”学姐的气焰并不如刚刚嚣张了:“我想这是一个误会,我们不对在先,但也并没有讨到什么便宜。”

    “四个成年人打一个未成年还不叫讨到便宜?”林准易微微挑眉:“我给你们十秒钟时间考虑,要么报警要么下跪。”

    几个学姐彼此看了看,大概是觉得报警她们才叫真的讨不到便宜,纷纷跪了下来,道了歉。

    林准易看向繁星,问:“怎么样?”

    繁星心里觉得不舒服,一声不吭,转身往回走。

    林准易跟了上来,问:“现在应该可以相信不是我了吗?”

    见她不说话,便拉住她的手臂。

    繁星只得问:“所以我也需要给你下跪道歉吗?”

    他微微地笑了,“不用。”顿了顿,又道:“亲我一下就够了。”

    她扯开他的手,屈膝跪了下来,面无表情地说:“对不起,刚刚是我没有搞清状况就打了你,我向你道歉。”

    繁星说完等了一会儿,见林准易不说话,便起身走了。

    这晚回家,繁星感觉心里有点紧张,尽管走前没有看他,但她的感觉十分敏锐,她觉得他被气得不轻。但她是故意的,不能因为自己无法有效地反抗就要让他痛快到底,哪怕是一点点,也要让他尝到不悦才行。

    接下来的几天还算安静,因为林妈妈打来电话说林准易又病了,担心传染给繁星,所以这几天林准易就不来找她一起上课了。

    直到转过周二,林准易如同繁星所料到的那样,一早就来了。

    他看上去精神得很,丝毫不像刚刚病过。繁爷爷跟他聊了几句,林准易依然是那么会说话,哄得繁爷爷很是开心。

    说着说着,林准易突然话锋一转,道:“繁老先生,这几天我虽然病了,但每天都睡不着,因为我做了一件错事,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主动向您坦白。”

    繁星的心嗖地一下变提至了喉咙。她看向林准易,虽然他并没有看着她,但她分明感觉到了他的余光。

    繁爷爷疑惑地问:“是什么错事?”语气也很温柔,“不要怕,说出来给我听,我看看家里能不能帮得上忙。”

    “是有关大小姐的事。”林准易继续说:“我不知该怎样开口,您肯定会觉得我做得不好。”

    繁星感觉自己的心跳在疯狂地加速,以至于涌上了一阵反胃。

    繁爷爷问:“有关星星?”他扭头问繁星:“是什么事啊?星星?既然他犹犹豫豫的,那你就跟繁爷爷说。”

    繁星低声说:“我不知道他说得是什么。”

    繁爷爷茫然起来,看看林准易,又看看繁星。

    林准易也没有说话。

    这个过程或许并不长,可对繁星来说,仿佛过了几个世纪。

    起初,她想撑着试试,看看他究竟敢不敢说。她也想或许她也可以试试,如果他说了,那就看爷爷的意思。或许爷爷不会让她嫁给他,反而会惩罚他。

    但最终,她还是放弃了。

    繁星开了口,说:“爷爷,我们得上课去了。”

    繁爷爷问:“可是准易要说什么事呀?”

    繁星看向林准易。

    林准易会意,说:“前不久有人在学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