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屋中一片静谧。

    若不是霍令仪先前那话还留有几分余音,只当这屋子里一直无人说话才是。

    许氏似是未曾想到霍令仪会这样发问,她柔和的面上带着几分怔楞,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待瞧见霍令仪这副神色却又止住了想说的话…却是又过了许久,她才握着霍令仪的手深深叹了口气。

    “你怎么会突然问这样的话?”她的声音带着几分无奈,却是也没有说恨还是不恨。

    许氏这话说完,也未再说,她的手仍旧握着霍令仪的手,眼却朝那半开的木头窗棂外的夜色看去…外头星河点点,伴随着园中挂着的灯笼,照得这一片夜色也泛起几许昼亮。

    她恨过吗?

    自然是恨过的。

    当年她嫁给霍安北的时候,他还不过是个四品将军,而她却是英国公府的嫡出小姐,身份尊贵,还未及笈,上门迎亲的媒婆都已踩烂了几条门槛。

    世人皆说嫁女高嫁…

    可她却从未后悔过嫁给霍安北。

    霍家人员简单没有什么妯娌纠纷,霍安北又是个疼人的性子,虽说成婚后他们聚少离多却也算得上夫妇和睦、琴瑟和谐,就连上头的婆婆也是极好说话的。可自打父亲死后,国公府日渐衰弱,而后霍安北因从龙之功被天子封异姓王,许多事却都变了。

    原本好说话的婆婆变了脸色,若是夫君在府中的时候还好些,但凡他不在府中,便明里暗里指责她生不出儿子。而后更是趁着夫君在外行军打仗,做主抬了林氏进门…这么多年,即便她和霍安北的情意未曾变。

    可这其中多掺了个人,又怎么可能真的与往日一样?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再多的恨也早就消磨得干净了。

    许氏想到这便又深深叹了口气,她收回眼落在霍令仪明艳的面容上,手轻柔得覆在她的头顶,却是又过了许久才开口说道:“她是长辈,即便有诸多不好,我们做晚辈的却也只能敬着顺着,何况她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

    除了在林氏的这桩事上——

    这么多年,她也的确未再做过什么过分的事…何况母亲虽然不喜欢她,可待晏晏和令君的心却是真的。

    霍令仪闻言却轻轻折了一双眉,连带着声音也低了几分:“若不是祖母,林氏她…”

    “傻晏晏…”

    许氏的面上仍旧挂着笑,她伸手轻轻点了点霍令仪的眉心,口中是跟着一句:“没有林氏也会有别人的,只不过林氏正好与你祖母沾了个‘亲’字。”

    她这话说完是稍稍停了一瞬才又跟着淡淡一句:“何况林氏的性子还算不错,这么多年她把府中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免了你父王的后顾之忧…单这一点,我却该谢她。”

    许氏说到这,外头便传来了知秋的声音,她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等霍令仪用完汤水,时辰也有些晚了…

    许氏发了话让她回去好好歇上一觉,霍令仪也就未再说什么,等打完礼便由杜若扶着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

    大观斋位于正中偏东的方向,不仅占地广,风景也独好…只是如今夜色已深,倒也瞧不见什么。

    屋子里红玉等人早就候着了,见她回来便齐齐打了个礼。

    霍令仪眼瞧着屋子里这一如旧时记忆中的布置,还有跪在跟前的这些人,心下也不是没有感触的。这其中有许多人她已许久未曾瞧见了,乍然见到,即便这颗已经冰冷了许久的心此时也免不得泛了些许动容。

    不过她素来性子要强,即便心下、面上再是动容,声音却也依旧平和:“都哭什么,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她这话说完看着底下的丫头仍旧抹着袖子颤着身子,心下轻轻叹了一口气,口中是又跟着一句:“如今我回来了,以后不会再有事了。”

    这是她头一回给人保证。

    声调平稳,仿佛只是一句寻常话语…可只有霍令仪才知道,她说这话的时候用了怎样的力道。

    她袖下的手紧紧攥着,脊背也挺得很直,如今她回来了,不管前路如何坎坷,她都会好好护住自己的身边人…她绝对不会再让前世那样的悲剧发生。

    …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