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天早上她起来的时候,因为是周末,安安还在睡觉,而郑华早就去了店里。还给她留了字条说今天有人会去店里洽谈拆迁补偿事宜,叫她留在家里照顾安安,不用去店里帮忙了。

    她随便收拾了下,就下楼帮安安买早餐去了。

    难得多出来一天时间,她把家里的床单被褥什么的都拿出来洗了一遍。又把厨房瓷砖上的油烟仔细清洁了一遍,最后还洗了厕所。待把房间收拾的干净透明,她才脱了橡胶手套。然后去卧室哄女儿起床吃早餐。

    安安这孩子,喂她吃饭也不容易。每次吃饭都得边看电视边吃。安晓冉遥控器刚打开,就被正播放的岭南当地新闻愣住了。穿着一身银灰色西装的萧羽晟,此刻正从容地接受记者采访。场面浩大,他被几个人护在中间,正有板有眼地回答记者提问的每个问题。他依旧气宇轩昂,一看就知道此人家教修养都是极佳的。

    安晓冉的眼睛迟迟不能从屏幕上移开。

    没想到他竟是博彦集团的总裁。安晓冉不知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原来老天爷还真是会开玩笑啊。

    看着在餐桌旁自己捣鼓的女儿,她心神不定。虽然萧羽晟只是贡献了精子而已,可是不可否认安安确是他的孩子。高挺的鼻梁,眉清目秀,眼神炯炯有神,就跟他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自己当年给了他狠狠的一巴掌,安晓冉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他发现了安安的存在,后果会怎样?她绝对不能把安安给他,这么多年,安安一直跟在自己身边,是她一个人含辛茹苦把安安带大的,所以安安只能是她自己一个人的。

    萧羽晟接受完采访,直接让路非送自己回下榻的宾馆。岭南地方小,没有酒店,只有一些普通的宾馆,规模自然比不上那些大城市,但是却多了一份清幽。路非也没想到说一向眼光挑剔的萧羽晟会下榻这种小地方。只有萧羽晟心里明白,在美国的那几年,再艰苦的条件他都经历过了,自己并没有大家眼中那些有钱人家公子哥身上的陋习。

    这个周末,他本来是要去美国开个会议的,可是舒晴说岭南的工程还没洽谈完好,负责这个项目的张经理希望他过去一趟。于是他就把美国那边的会议推了。

    跟路非到达岭南的时候正巧碰上下雨,岭南的路还是用石板条铺成的,一步一块石板条。萧羽晟一个不留神就踩到一个泥坑里了,皮鞋被溅脏了,所以才随便找了家店买鞋。

    萧羽晟从没奢望此生会再见到安晓冉,看来老天爷还是眷顾他的,冥冥之中安排了这样的一场相遇。晚上跟着安晓冉回家的时候,他多么想将她瘦弱的身躯拥入怀中。安晓冉说再见的时候,其实萧羽晟多想跟她说再见,可是她已为人妇,他们还有再见的可能吗?他心里的恨意和醋意并发,不,最好是永世不见。

    过了今晚,明天就要回H市了,萧羽晟躺在床上,心情烦躁,辗转反侧,就是无法闭眼。满脑子都是安晓冉的身影,挥之不去。索性起身,随便拿了件毛呢大衣,带了车钥匙就往外走。

    开车绕着滨江,远近都是人家,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只有他是孤独惆怅客。双手握紧方向盘,车掉了个头,绝尘而去。不知不觉就把车开到安晓冉住的那个旧小区楼下。萧羽晟再一次鄙视自己愚蠢的行为,痛恨为什么一遇到她的事情,整个人就乱了套。

    既然这样,那就再放任一次吧。

    就一次,只要这样静静地站在远处看着她就好。

    他倚在车旁,掏出烟盒,点了一支,一团团烟雾,不紧不慢地消失在空气中。夜里温度骤降,风扑到脸上,还是有种刺痛感。而他却毫无感觉似的,木讷地望着那栋楼,眼眸凄凉。

    泰戈尔在《飞鸟》中说过:有一次,我们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识的。我们醒了,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相爱的。有一天,我们梦见我们相亲相爱了,我醒了,才知道我们早已经是陌路。

    安晓冉,我还能等到你回来吗?我这样等下去到底有没有意义呢?

    萧羽晟记得安晓冉极其喜欢荼蘼花。记得有一次两个人吵架吵得很凶,她曾告诉过自己,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